¥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四周回顾《偶然与想象》《驾驶我的车》

本期讨论要点

沈念

很喜欢偶然与想象里面的松弛

不喜欢驾驶我的车,雪地里的对话简直就是煎熬,最后像是还要总结一下

滨口很重视文本的交互,在琐碎之中寻找一种统一

驾驶我的车像是一个冲奖之作,很在乎观众是否能够感受到那种隐忍,所以最后全部说了出来

整部片是从太太开始的,她才是那个叙述者,西岛和冈田两个人所扮演的角色,仿佛父子,这两个男人在不断叙述她,拼凑她的形象

车上对话:看似两个男人在想象她回忆她。但实际上太太一直在此前的性爱中对二人叙述她的“连载小说”,太太始终才是那个不在场的叙述者

这个太太是神秘的,你每次尝试去描绘她,都会给她更多地添上一层纱

戏剧和电影沟通的交流方式不同

戏剧:在场

电影:复制的艺术

正在叙述正在沟通的人们的身体性

沟通交流也是身体的交流,我们离天然的沟通方式越来越远


李先生

驾驶我的车最后:我放弃找一些什么超越性的价值,我就这么活着,解脱。

这个电影的两个要素:沟通;价值;

把沟通推到古人类,为何要沟通:为了活,不沟通,你活不了

那是前语言时代,小动作,眼神,作为沟通方式

活,最基本的单位:家庭

家庭必须沟通

今天的沟通,是为了什么?

沟通,难在哪,难在当下的不确定性

契科夫 Anton Chekhov 1860年1月29日-1904年7月15日

契科夫的话剧 Uncle Vanya

他是19世纪中后期俄罗斯很重要的作家,出生于俄罗斯巨变的年代,社会崩坏,最后被一次大战引爆

话剧和电影最大的分别:演员和观众面对面,肉身面对。

契科夫跟着话剧大师Konstantin Stanislavski,还有Grotowski

现代话剧让观众也参与到演出中,用话剧去尝试回答人与人之间怎么可以沟通的问题

很多东西是无法用语言沟通的,话剧用互动,用现场

勇敢地交流,而不是静态地看,观众会被challenge,会被审问

契科夫的角色,几乎都是同一种命运:a waste of life

荒谬剧

八目鳗,盲,前恐龙年代的生物,用吸盘吃生物,把吸盘伸进对象身体,把肉融掉,变为营养,以此为生。

木下千花评《驾驶我的车》:有关八目鳗的思考

Adam:宝安机场的八目鳗

音频回顾

提到的材料

提到的电影

谢谢您的支持!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是一座人文档案馆,线下资料馆坐落于地扪书院,致力于数字档案保存与公共教育研究

最新文章

顶尖科学家的警告:大科技分散了世界对 AI 带来的生存风险的注意力

在“开源派”和“毁灭派”持续的争论中,不能被忽视的是AI可能给人类文明带来“根本性的生存风险”。所谓“生存风险”,是指AI招致的人类灭绝或其它不可挽回的全球性灾难。

观影会|浮士德:生命和灵魂……它们藏在哪里?

和原著不同,影片中的浮士德没有获得救赎,而是流放于无边的无意义中…… 我们不得不思考,浮士德输掉的究竟是什么?

观影会|当巴黎将塞纳河染成红色,纽约的酷儿们亦在血色年代里燃烧

ballroom 文化绝非线性进化,和任何一种亚文化一样,都要面对社群的迁变,资源的衰减,兴趣的转移等迫切的现实问题,时至今日,还能否保有当初的鲜活与炫魅?

观影会|奇美拉,过去永远地渗入当下

伊特鲁里亚人的宇宙观始终通向身后的世界,他们为死者建造,将讯息留给了死亡,正如借女主之口所说,"they are made for souls, not for eyes."

相关文章

更多

我的欢乐时光

“开溜吧?”这大概是我在阅读这些文字前,脑海中萌生过次数最多的⼀个念头。

致命的张力——谈滨口龙介、村上春树、阿布-乌雷

滨口龙介改编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不是没有理由,即便滨口改编任何一部村上春树的作品,都不会让我意外。

村上春树短篇小说《驾驶我的车》

女性驾驶的车以往坐过好几次。在家福看来,她们的驾车状态大致可分两类:

电影私塾|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总结

12月11日(周日)14:30-17:00,滨口龙介研讨班最后一期,将由本次研讨租的成员分别做分享。在一个月的系统性观影之后,结合自身领域知识与思索,做一次总结与延展

电影私塾 | 滨口龙介的电影世界 第三周回顾《夜以继日》

滨口龙介主题月第三周,我们讨论了《夜以继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