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与法国大罢工的有关与无关

文/guangni

最近关于法国的新闻里最热烈的大概就是接连不断的大罢工了。主要原因是政府要将退休年龄从62推到64,并且用一些新的计算方法延续工龄计算,像我这样很晚进入职场的人按照计算要劳动到67岁才能拿到全额退休金,女性因为生育积攒兑换的工龄也将有新的计算方式(对对对,生崽子是算工龄的,并且比正常工作要算得多)。

许多人认为自己要么牺牲在工作岗位上,要么刚退休就要归于尘烟。当然还有很多更深层的社会经济原因。当我的医生听说我妈妈55岁就退休的时候大大感叹了中国是打工人的天堂…

罢工现场图 by Pom

3月7号反对新退休政策的历史大罢工刷新了很多新纪录,据大工会CGT的数据,当天全法国有350万罢工群众走上街头,但是内政部只统计到了128万人。虽然双方数据相差较大,但是这两个数字都比1月31号的数据要高,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次以“让法国暂停,让经济下跪”为口号的大罢工来俨然已成事实。更多的数据可能大家都能从新闻报道里看见,这一次罢工阵仗大得我也在家看起了直播,从日本来的Pom甚至直接上街观摩。



Mettre la France en arrêt

mettre l’économie aux genoux


法国除了风花雪月以外,最常被提起的负面“爱好”之一应该就是罢工了吧。

罢工是法国宪法保护的公民的权利,每一个劳动者几乎都有罢工的权利。但是其中有一点必须明确,罢工不能无组织无纪律,必须是在工会的组织下,且谈判无果的前提下,为集体劳动者争取利益(convention collective de travail),其中包含了工作时间和工资等。所以传统“国企”行业罢工会更加频繁,例如大众交通服务。这一次SNCF法国国家铁路局取消了7号全国80%的火车,加油站在7号整天不提供汽油。

本次大罢工教育行业也都大力参与其中,我们大学就在周一向全体师生发布了罢工信息,7号全天不能安排课,8号和9号两天老师不能安排考试测验,不能打考勤。这一点在电视采访中得到了一些议员的认可,首先是因为退休政策对教师行业也将产生直接影响,另一方面是年轻人们必须学会这种维护自身权利的方式,并且从现在起就参与到社会生活中来,为自己的将来做准备。

在电视采访中还看到了一些已经退休的人参与其中,按理论,已经退休的人并不受新政策影响,但他们却神采奕奕地告诉记者:这是我们的国家,我要为我们的孩子争取利益,怎么能因为我已经退休了就袖手旁观呢?

至于罢工的场面跟大家想象中的暴力激烈不太一样,大部分工会和参与罢工的人都是希望可以在团结积极的气氛下游行。这就又了很多流动的DJ,甚至是在重要地点搭建的舞台。但是还是会有大量警力维持秩序,7号这场大罢工还是出现了催泪弹等等激烈的冲突。

现场舞台,防止大家无聊,给大家鼓舞士气,前面挂的都是工会的旗

我其实不想评价和讨论太多关于罢工是不是真的有用的问题,更多的想借机聊一聊这些年在法国看到的这个国家里关于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关系。当然一定不全面,也必然是非常个人的观点,只想说说这些启发到我的灵光。

众所周知,法国是一个假期多多补助多多的高福利国家,罢工作为一个从法国大革命保留至今的文化传统,几乎算是法国人民集体表达的精神支柱之一:“实在不行,就罢工吧。”

法国人常常自嘲是世界上最不容易被满足的民族,抱怨和讽刺几乎是民族天赋,一次成功舒适的交流必然是一场唇枪舌战,最后常常以“我还是不能同意你的观点,但是你想喝咖啡吗”结束。

起初的我总是不愿意过多争论,总是想要找到一个大家和和气气的平衡,直到被同学私下问我是不是不愿意跟他们聊天一起玩,我才意识到,原来尊重对方的方式不仅可以是平和地试图理解,也可以是大方地表示对立。在这样的文化下,我很难想象假如没有了合理合法的罢工将会是什么样子,人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表达集体的愤怒和争取共同利益。

罢工现场图 by Pom

西欧人在很多时候都以懒惰著称,就我的亲身经历来看,硬要和东亚劳动者相比的话显得确实不算勤劳。几乎每个人每天都在吐槽工作如何令人讨厌如何不愿上班,那首《Je ne veux pas travailler》绝对是人人会唱。但是我经常在他们工作时能看到更多对工作的尊重和投入,肤浅到妆发整齐,深刻到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胜任或是热爱这份工作,因为这可能是养活自己或者让物质条件变好的最快方式……

可是这一切都有一条清晰的界限:不可以影响生活。

企业没有特殊情况通常都是周六周日休息,很多商业服务行业在周日周一休息,这就意味着周日会有很多商业和服务业并不营业。周日休息当然在最最起初跟宗教有关,开始我也纳闷过,为什么不能轮班,让周日也丰富起来,更何况周日是休息日,商业服务业岂不是错失了创收的机会。直到我把疑问抛给了一位法国友人,她告诉我,这样的话,那些周日工作的人就会一直错过跟家里其他人一起休息的时间,这太不人道了。

我曾经有一节英语课把班里的同学分成了两组,A组在周三下午,B组在周五下午,然而周五下午只有这么一节课,也就是意味着A组的同学周五中午就结束了一周的课程。我不幸被分到了B组,还觉得可恶不能多躺平半天,同时又觉得这也没办法。

第一节课下课,我看到一位同学上前跟老师申请换到A组,理由在当时的我看来荒唐至极。她说:我周末要回父母家,回家要坐4个小时火车,如果您能给我换到A组,我就能早点回家了。老师说:四个小时确实很远,下周三你直接到A组吧。

一位导师的邮件签名写着:“请不要期待下午六点后次日七点前,以及假日公休日收到邮件回复”。新闻里一位员工因为老板总是在下班后给他发信息发邮件申请劳动仲裁,老板说我不需要你回复,我就是怕我自己忘记了,先发给你,员工说那就是在给我隐形的压力,让我焦虑,最后当然员工胜诉。

这些听起来略略有点小可笑的故事还有太多太多,好像总是有意无意在提醒我看一眼自己的生活是不是还好。当然我绝对不是为我的懒惰找借口,只是偶尔让我也思考起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以及一次次月升日落下自己的意义。

有一位渣男告诉我生活就是坚持和改变,好吧,狗嘴里偶尔也有那么一颗象牙。每个人好像都在岁月的迷雾里寻找前路和试图看清自己,晴天的时候总想快快走到更远的地方探索更多的世界,总有那么几段路上的雾会浓一些,浓得看不清前路却还要前进,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自己和周边。我不知道这个比喻恰不恰当,但是在经过一些浓雾之后好像会慢慢习惯时不时低头看看近处。我悲观地认为路是什么样我改变不了,渺小的个体在偌大的时空中意义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几年我一定是更加珍惜眼前真实的连接了,但是在面对一些连接变淡消失的时候也略略更坦然一些,像是更想接受生活或者生命原本的样子。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意义上的躺平。

当然抱怨我也还是很抱怨的,毕竟入乡随俗。

我没有参加游行,主要是对人群有一些难以处理,但是今天下午我没有好好工作,因为Pom要离开了,我只想奢侈地坐在沙发享受一个真诚又确实的连接出现在我的身边,粗糙弹了一会儿吉他,在Pokémon Go互加了好友,聊了一些天地。Pom送了我一副包罗了她这几天的经历和我的小画,画上的我好像显得更可爱一些。

谢谢您的支持!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
明德影像是一座人文档案馆,线下资料馆坐落于地扪书院,致力于数字档案保存与公共教育研究

最新文章

顶尖科学家的警告:大科技分散了世界对 AI 带来的生存风险的注意力

在“开源派”和“毁灭派”持续的争论中,不能被忽视的是AI可能给人类文明带来“根本性的生存风险”。所谓“生存风险”,是指AI招致的人类灭绝或其它不可挽回的全球性灾难。

观影会|浮士德:生命和灵魂……它们藏在哪里?

和原著不同,影片中的浮士德没有获得救赎,而是流放于无边的无意义中…… 我们不得不思考,浮士德输掉的究竟是什么?

观影会|当巴黎将塞纳河染成红色,纽约的酷儿们亦在血色年代里燃烧

ballroom 文化绝非线性进化,和任何一种亚文化一样,都要面对社群的迁变,资源的衰减,兴趣的转移等迫切的现实问题,时至今日,还能否保有当初的鲜活与炫魅?

观影会|奇美拉,过去永远地渗入当下

伊特鲁里亚人的宇宙观始终通向身后的世界,他们为死者建造,将讯息留给了死亡,正如借女主之口所说,"they are made for souls, not for eyes."

相关文章

更多

二玮瑞典日常 8.24-8.30

今天早上起来浑浑噩噩,很手机上瘾,我感觉和昨晚没睡好有关

二玮瑞典日常 8.17-8.23

AI摘要:这篇日记记录了作者在瑞典哥德堡的第一周的生活。作者在城市中心逛了漫画书店和市美术馆,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作者也发现了瑞典的女性主义和环保意识的普及,同时也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如Wi-Fi连接问题和停车罚款。

躺平的代价是什么?——献给五四青年节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也要工作啊?”——5月4日我在某群闲聊时,突然遭遇了这个问题(其实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是叹气)

猫儿啊,你会梦见AI吗

从郁源买的新豆子,带着威士忌的香味。去年六月在地扪纳凉时,wavy手冲了这款香豆,直到白纸举起口罩落地之后,直到某人全票通过当选之后,我才想起它

北京地缚灵

我自嘲地说,我现在哪也去不了,就是一个北京地缚灵。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