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二玮瑞典日常 8.17-8.23

收录于

沙皮狗按

一直在关注二玮抵达瑞典上学后笔耕不辍地日常记录,觉得非常有意思,充满了对日常生活细节的观察与想象。遂邀请二玮入驻明德专栏,同时也意味着我们决定将她的日常档案化,为未来而留存。

AI摘要

这篇日记记录了作者在瑞典哥德堡的第一周的生活。作者在城市中心逛了漫画书店和市美术馆,认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作者也发现了瑞典的女性主义和环保意识的普及,同时也遇到了一些生活上的困难,如Wi-Fi连接问题和停车罚款。


坐长途航班总有种跟时间赛跑、并且跑赢了的错觉。漫长的机上时间,其实足够看6、7部电影,但又因为存在“无聊”这种消耗力,看完三部就意识恍惚。随便点了几部片子,不管看得多带劲,脚一挨地,连名字都想不起来了。再加上带了一本克劳德·西蒙讲普鲁斯特的小书,每看每睡,屡试不爽。又快又慢地、下飞机了,诶,跟昨天还是一样的日期,天亮得正常,这不白赚了六个小时?

荷兰航空是全球最老的航空公司,在飞机上划拉他们的企业文化。不是环保公司吗,怎么这么多塑料:原来是塑料轻,燃油消耗少,相对而言更环境友好(兼具省钱);还用他们跟dk合作的程序给自己出具了一份倒时差方案、学习了一下在机上安抚儿童情绪。

文化冲击:机场没有热开水,我的泡面晚餐计划失败,在转机楼里到处逛,找到一家“finefood”,只有大饼干样子的主食,一买一大袋,毫无食欲。飞机上好多外国友人带着“上海汤面”,一种没见过的泡面,很香。

然后是机场闲逛。背着沉重的背包逛机场美术馆。不知道是打光的原因还是颜料的原因,这些传统的风景油画竟然亮的跟瓷片画似的,历久弥新。每张油画旁边附有一段小小的分析,大部分是从技术、社会变迁角度切入这些19世纪初期的构图、景深和比例。每一处不和谐之处都成了解读的气口。

找了个长椅躺下,现在凌晨两点。国内八点,怪不得我醒了。对于一个城市最真实的触摸,要经历三个阶段:道听途说之幻想、设身处地之失望、添油加醋之回想。我要趁还没到达,赶紧补补第一阶段,最重要的,一边想一边经受无聊匮乏的洗礼,进入梦乡,以完成荷航量身制定的倒时差方案,并且期许不被机场老鼠嘲笑。

时间的另一种张力,是以密集的形式表现出来的。上午到了哥德堡,sim卡激活不了,便利店的阿姨肯定地说“我确实帮不了你”。彩虹大巴司机“这是百分百正确的巴士”,然后果然错了。好死不死拖着箱子爬长长的上坡,偏偏包箱子的塑料搅进轮子里了,蹲在路边修箱子。最麻烦的Wi-Fi,还是没搞定,但今天是周五,学校中介周一上班,学生卡也领不了报不了道,学校也周一上班。合情合理。

有这么多心烦的事情,确实是只有靠自己了。另一方面也有好玩的事。在等车的时候遇见一个热心的女生,跟我等同一辆车,她去她妈妈打工的泰国餐厅,她给我指了一下,她下车之后我看清楚了,叫tim thai。奇怪的是,我之前问她有什么好吃的,她想了半天,说晚饭都贵的离谱,并没有提到她妈的泰国餐厅,是那个地方又贵又不好吃吗?后来我坐电车总是经过这家店,我当时清清楚楚记得这家店是蓝色的招牌,但后来发现是粉红色的。

Wi-Fi真烂!人累了就容易变轴。用完洗衣房正好抓住一个刚刚从外面回寝室的小哥,问他会不会设置,他给我拿了一转换头,在尴尬的等待连接时间中没话找话,才知道抓来的是一个博三物理系的。并且更重要的,我确定了我明天要去的目的地:菜市场和漫画书店。

反正今天这磨刀霍霍给我整的不知所措,一天过成了两天:人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时间也是要还的。

好奇怪,回看前两天的日记,感觉自己戾气颇重。今日去城市里唯一一家比较大的漫画书店逛了逛。老板很好,开始坐在门口晒太阳,我还以为是个顾客。跟着我进来后问我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他说店里没什么英语漫画,把我带到一个架子跟前,这些新到的漫画书中有一些英文的。我在那边翻了一下,看到有art spiegelman的,也有一个由他撰写的地下漫画家的集子,很生猛。

店里头大部分其实是老旧漫画杂志,80、90年代的很多折合人民币个位数的价格,按照字母顺序排好,其中有重要的,比如漫威、丁丁、史努比等会单独列出来。在满眼的öäå中,竟看到一本粤语漫画,放在日本漫画分类里。有几本画风很“艺术”,喜欢。其中一个作者叫Sara Granér,我请老板帮忙讲解一下,他说他没看过,但这个出版社Galago专门做女性主义的图书,她和另一本(我也很喜欢)讲女清洁工的书的作者是出版社的star,属于拥有小众忠实粉丝的作者。但瑞典最有名的作者是Liv Strömquist,她的书法国人很喜欢,有一本讲爱因斯坦的老婆的,都是讲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瑞典的女性主义和环保真的处处体现,以上三个漫画家都是女性主义者,超市里的咖啡还有一类是“女性种植”,各种食品、用品都有环境友好标志,连宿舍楼里也张贴有“普通环保舍友”和“超级环保舍友”的标准。

老板后面在跟漫迷聊天,我又听不懂他们讲瑞典话,在纠结何时说拜拜选择了走为上策。爬上一个山头,可以俯瞰全城。身后一望,一座巨型堡垒,窗户大得很舍得,看介绍说是17世纪的。昨天正好读到中世纪欧洲有些城堡的厕所是镂空的,排泄物顺着堡壁流下来,所以很多城堡外墙是黄色的。那个时候还有在诸侯王上厕所的时候放箭的厕所刺客。我观察了一下这个堡垒,外墙颜色很均匀。

除了Wi-Fi,一切渐渐步入正轨。今天看群里说,哥德堡这个地方半个月就会感到无聊。我晚上就有点无聊,国内正好是梦乡时间,不过还好有作业陪我,而且开学了肯定会有更多的作业陪我。

今天去到一个很像伦敦kew garden的地方,后来发现是一个游历过德国的瑞典人,觉得南方的花园太美了,回到家之后也想在城市中心搞一个,找到哥德堡本地的中产阶级,众筹搞了一个室内各种奇珍植物的水晶宫。这件事大概发生在1800年。

下午和同样来自祖国的留学生们一起在原来嬉皮士的街区,现在的游客纪念品区品尝了巨大的肉桂卷。瑞典人对肉桂卷有一种执念,他们日常生活讲求中庸平衡,会专门留一块放纵的地方给甜食肉桂卷。大家都来自各个专业,有人不住宿舍,跟本地人住一块儿。有数据分析的,有学ChatGPT的,还有学传播的,特殊的一种新闻的(忘了叫啥),记得来之前lina姐姐学的是可持续。有一个跟我一样都是艺术学院的,她是学珠宝的。

基本上白天都留给了闲逛。这里的清晨很长,从早上六点太阳起来到中午十二点都半阴不阴冷嗖嗖的,但下午阳光太好了,主要是想到过几天很快阳光就会很少,不得不推着自己往外走走。今天去人文学院注册,步行过去20分钟,还得爬个小山坡。

今天bg说我还处于游客状态,他说的 没错。跟外国友人聊聊闲天也很简单,因为生活的环境不一样,可问的东西多。今天荷兰物理学的艾米艾尔跟我讲,他有自行车,并且爸妈开车送他过来的,来参加他们一个朋友在这边城堡的一个婚礼。他自己也去过中国两周,他问我中国哪的,我说西南边的,他问我是不是成都的。1.9的大个子中午自己带的两片面包加一盒苹果。另个德国的里欧尼就是坐飞机过来的了。日本的大岛来学环境商科。

这种大杂烩社交就是这样,跟看电影似的,等离开这个国家了,盯着手机里WhatsApp里的通讯录手机号,大岛也能被记成荷兰人。

今天看到了课表,整个学期每一天的课的内容都能看到,必修课一门理论的,一门实践的。看到很后面有一次的课要看参考文献,跟研究型展览有关系。黄导以前也喊我们认真读过一篇。反正呢,这课看的我血压高。早上在大礼堂的讲座,美国人伊丽莎白女士用很生动的语言讲了各种可能被听课的事情,不能把自己写的同一份作业交到两个课上;不能把外语文献翻译翻译当成论文交上去等等。感觉自己好日子不多了。

今天早上收到邮件可以去拿学生卡了,意味着可以借书了,正好是在人文学院拿的卡,于是去找了找有没有安特生的书。安特生是瑞典的考古学家,仰韶文化就是他带头发现的。当时瑞典方花了很多资金人力考古,就和民国政府谈判好,可以那一半的藏品带回瑞典,这些东西现在放在斯德哥尔摩的东方博物馆,也是我这趟的重要目的地。我借的这本书叫做中国之前的中国,正是东方博物馆的常设展览的出版物。前段时间看郑振铎的《西谛书话》,他到巴黎之后,整天整天泡在巴黎图书馆里看中文的古籍。

在市美术馆有本地的许多现代主义作品,怎么这么鲜艳!我印象中的应该是哈默修伊那种样子的。我回来之后和bg好奇瑞典有什么比较出名的艺术家,原来克林特是这里的,原来玛玛安德森是这里的。一楼的有一个文献展,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北京银矿的东西。

美术馆回来之后美美骑了个车,小小的上坡下坡,全程没有坎。回家之后收到乱停乱放的通知——我还专门看了停放位置的,还是没搞对,被罚了两百克朗,大概人民币140元。

谢谢您的支持!

最新文章

顶尖科学家的警告:大科技分散了世界对 AI 带来的生存风险的注意力

在“开源派”和“毁灭派”持续的争论中,不能被忽视的是AI可能给人类文明带来“根本性的生存风险”。所谓“生存风险”,是指AI招致的人类灭绝或其它不可挽回的全球性灾难。

观影会|浮士德:生命和灵魂……它们藏在哪里?

和原著不同,影片中的浮士德没有获得救赎,而是流放于无边的无意义中…… 我们不得不思考,浮士德输掉的究竟是什么?

观影会|当巴黎将塞纳河染成红色,纽约的酷儿们亦在血色年代里燃烧

ballroom 文化绝非线性进化,和任何一种亚文化一样,都要面对社群的迁变,资源的衰减,兴趣的转移等迫切的现实问题,时至今日,还能否保有当初的鲜活与炫魅?

观影会|奇美拉,过去永远地渗入当下

伊特鲁里亚人的宇宙观始终通向身后的世界,他们为死者建造,将讯息留给了死亡,正如借女主之口所说,"they are made for souls, not for eyes."

相关文章

更多

二玮瑞典日常 8.24-8.30

今天早上起来浑浑噩噩,很手机上瘾,我感觉和昨晚没睡好有关

躺平的代价是什么?——献给五四青年节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也要工作啊?”——5月4日我在某群闲聊时,突然遭遇了这个问题(其实与其说是问题,不如说是叹气)

猫儿啊,你会梦见AI吗

从郁源买的新豆子,带着威士忌的香味。去年六月在地扪纳凉时,wavy手冲了这款香豆,直到白纸举起口罩落地之后,直到某人全票通过当选之后,我才想起它

与法国大罢工的有关与无关

“让法国暂停,让经济下跪”

北京地缚灵

我自嘲地说,我现在哪也去不了,就是一个北京地缚灵。

太阳照耀一切

总之,一切生命都从光和热中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