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JEAN-LUC GODARD Official Spot of the 22nd Ji.hlava IDFF (2018)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Pictures

films

cinema

movies

images

映画

电影

摄影抢

马雷,法国科学家,1830年出生于法国博纳,1904年逝世于巴黎。他不仅被广泛认为是对电影史有重大影响的摄影先驱之一,而且在内科心脏、医疗仪器、航空等工作也有所成就。那时摄影作为新兴玩意,跟科学是分不开的。而摄影的发展,对人类精神生活提高也是举足轻重的。

在1882年,他发明了连续摄影枪(1秒12连拍),并用他这魔术定格了飞翔的鹈鹕、落地的猫和各种各样运动的动物。在1890年,他出版一本专著——《Le Vol des O iseaux》,有关鸟飞行的描述、图表和照片。在1894年,他出版了另一本专著《Le Mouvement》(运动),还提出了猫落地时总是脚落地的看法。

[tds_partial_locker tds_locker_id=”10709″]

五月风暴

1968年戛纳电影节因五月风暴运动而终止,戈达尔与特吕弗等导演在电影节上发表演说并引发冲突。

五月风暴戛纳现场,特吕弗与戈达尔

那些去电影院的人是被吸引的,一个看电视的人是被抛弃的。

让-吕克·戈达尔

我们能发现我们所说的“电影”,或者我们所喜欢并愿意称之为“电影”的东西,开始互相变得相像,在过去和现在,而且似乎变得跟某种东西分别开来… 这个东西可能还没有名字,我们姑且就先称其为“视听”(audiovisual)。这个现象变得越来越惊人,现在有了越来越多的视听产品

塞尔日·达内

“The past is never dead. It’s not even past,”

Edited by 沙皮狗
戈达尔给年轻导演的建议(2014)

电影之死和他的三个孩子

第一个孩子


第二个孩子


第三个孩子

《战神5》实机演示
《死亡搁浅》4K预告
《最终幻想7重制版Part1》开场4K

“电影是现实的渐近线”

安德烈·巴赞

未来的电影-游戏

1.电子游戏如何继承电影现实主义的力量?

2.电子游戏如何真正发挥出蒙太奇的力量?

3.游戏的社会政治面向,游戏的意识形态问题。

谢谢您的支持!
沙皮狗
沙皮狗http://shengyu.ffmm.com
明德影像主理人,综合媒介创作者

最新文章

顶尖科学家的警告:大科技分散了世界对 AI 带来的生存风险的注意力

在“开源派”和“毁灭派”持续的争论中,不能被忽视的是AI可能给人类文明带来“根本性的生存风险”。所谓“生存风险”,是指AI招致的人类灭绝或其它不可挽回的全球性灾难。

观影会|浮士德:生命和灵魂……它们藏在哪里?

和原著不同,影片中的浮士德没有获得救赎,而是流放于无边的无意义中…… 我们不得不思考,浮士德输掉的究竟是什么?

观影会|当巴黎将塞纳河染成红色,纽约的酷儿们亦在血色年代里燃烧

ballroom 文化绝非线性进化,和任何一种亚文化一样,都要面对社群的迁变,资源的衰减,兴趣的转移等迫切的现实问题,时至今日,还能否保有当初的鲜活与炫魅?

观影会|奇美拉,过去永远地渗入当下

伊特鲁里亚人的宇宙观始终通向身后的世界,他们为死者建造,将讯息留给了死亡,正如借女主之口所说,"they are made for souls, not for eyes."

相关文章

更多

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生态可持续的电影经典!

戈达尔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奥德赛”,向我们证明了重新观看和重新混合电影档案的无限可再生性。

《视与听》2023年5月刊:动漫

新海诚《铃芽之旅》,当代动漫A-Z

来自俄国的爱

虽然电影对前苏联有夸张地冷嘲热讽,充斥着幼稚的表演成分,但来自俄国的爱吹了二十世纪来到我们身边,不仅是《俄罗斯方块》,还有他们的经验教训,今天我们感受到了吗?

《最后生还者》的剧集,比游戏好多了

“该死”,我记得自己这么说,只是我没说“该死”,而是说了“操”,

电子游戏能影响人们对气候问题的态度吗?

新一批的游戏制作者们正试图影响一代关切环境的玩家们,他们的所为能否起到效果?如果能,又是否足够有效?

马丁·斯科塞斯:戈达尔或许是死了

在写给特吕弗的信件的前言中,戈达尔写道:“弗朗索瓦也许死了。我也许还活着。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现在,就像特吕弗一样,戈达尔也许死了。你也可以这样说罗伯特·约翰逊、赫尔曼·梅尔维尔、索福克勒斯或荷马。但是无可争议的,他们的作品绝对还活着,无论我们这些观者是否做好了准备,那些作品会给我们带来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