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0

购物车里没有产品

让-吕克·戈达尔

面对日益恶化的环境问题,我们需要生态可持续的电影经典!

戈达尔长达四个半小时的“奥德赛”,向我们证明了重新观看和重新混合电影档案的无限可再生性。

马丁·斯科塞斯:戈达尔或许是死了

在写给特吕弗的信件的前言中,戈达尔写道:“弗朗索瓦也许死了。我也许还活着。但是这有什么区别吗?”现在,就像特吕弗一样,戈达尔也许死了。你也可以这样说罗伯特·约翰逊、赫尔曼·梅尔维尔、索福克勒斯或荷马。但是无可争议的,他们的作品绝对还活着,无论我们这些观者是否做好了准备,那些作品会给我们带来自由。

今天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电影?

电影逐渐走向衰落。从戈达尔出发,我们思考今天的电影何去何从?

什么是《电影(诸)史》?

从材料上而言,这是一项爱的劳作,它涉及到对数以千计的电影、电视和广播片段的精心编排;绘画、照片、卡通和文本的细节;歌曲和音乐的摘录;以及一些朗诵和舞台剧的情节。戈达尔制作了一个惊艳奢华的视听织锦。

明德译介|戈达尔《电影诸史》早期文件

与《电影诸史》有关的最重要的早期文件,是戈达尔在1970年代中期制作的一份20页的英文拼贴画

明德译介 | 戈达尔传记作者Richard Brody悼念戈达尔:他是电影的北极星

一个永恒的年轻人为在这个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而奋斗,并有机会使它比他发现时的更好一点。在搬到边缘地区后,他又把自己变成了局外人,像局外人一样生活、工作和挣扎。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仍在为自己的崛起而奋斗,甚至是从他已攀登的电影史高峰之上。

戈达尔第25届IFFK终身成就奖在线访谈

戈达尔获得第二十五届IFFK终身成就奖,2021年疫情期间在线对谈

再见语言索引

在我看来,了解戈达尔作品的原始来源,对于“解开”电影和视频的作用,就像阅读一本有大量脚注的《荒原》一样。这就是说,我不认为这一篇注释会提供答案——如果它提供了答案,那么什么是这些答案的问题呢?但希望能让我们对戈达尔在摘录一段文字、摘录几行文字——也许对它们做一些轻幅或巨大的改变——并将它们与其他文字、电影片段或音乐放在一起的蒙太奇中时有更深刻的赞许和理解。

法字 | 戈达尔谈电影《新浪潮》

瑞士电视台RTS访戈达尔1990年新片《新浪潮》

中字纪录片 | 戈达尔,爱情与诗歌

关于导演让-吕克·戈达尔和安娜·卡里娜的纪录片。1960年,让-吕克·戈达尔第一次拍摄安娜·卡里娜,并坠入爱河。他的电影从此发生了变化。从《小兵》到《狂人皮埃罗》,再到《女人就是女人》、《随心所欲》和《阿尔法城》,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在五年的时间里,戈达尔和卡琳娜如何有意识地将电影和私人生活结合在一起,并不断地拍摄 "真实生活 "和 "电影生活 "的意愿。

中字 | 2019年 瑞士电视台RTS访谈戈达尔

RTS瑞士电视台2019年4月,到戈达尔家中做了一次访谈。期间,戈达尔也谈到了死亡。“我花了好几十年,才能掌控一点点我自己。”

中字 | 戈达尔谈《蔑视》

戈达尔谈蔑视

弗里茨·朗与让-吕克·戈达尔的八段对话——老古董和新生代

弗里茨·朗为德国电影巨匠,戈达尔邀请他在1963年的“大制作”《轻蔑》中饰演一角。年轻的戈达尔与弗里茨·朗得以产生了这次对话,交流电影。

2007年纪录片. 中字 | 与戈达尔的7段对话

通过让-吕克·戈达尔的一些访谈片段,以及在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公开讲座片段,他建立起了对历史,政治,电影,图像以及时间的思考。让-吕克·戈达尔准备在法兰西学院以课程交流的方式来对各项主题及存在的问题做深入的介绍。

中字 | 1980年 戈达尔在Dick Cavett脱口秀上的访谈,谈《各自逃生》

戈达尔在电视节目Dick Cavettt脱口秀上接受访谈,谈他重返电影后的第一部剧情长片《各自逃生》。戈达尔称这是他的第二部处女作,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电影。

1980年让-吕克·戈达尔访谈. FRAMWORK

Jean-Luc Godard interviewed by Don Ranvaud and Peter Wollen for FRAMWORK. 1980

我永远怀念你

如果一个人,如果一个人在睡梦中穿越了天国,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在他的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我就是那个人。

23部戈达尔最重要的电影,和他一起走过二十世纪

戈达尔一辈子作品诸多,我挑选出戈达尔整个生命中我认为最重要的23部作品,帮助大家从头了解他一生的变化。我们这些后生,可以停下匆忙的脚步,花一点时间,和他再次一起走过那个激情、荒诞、忧伤的二十世纪,然后继续前行。

中字 | 2020年新冠疫情,戈达尔Instagram直播

2020年疫情期间,戈达尔这位神秘的电影人第一次在Instagram开直播和大家交流,其实当时在线人数也只有三四千人,这位世界级的电影大师收到了来自全世界各种语言的问候。戈达尔在瓦尔达2019年的纪录片《脸庞,村庄》中给瓦尔达开了个“糟糕”的玩笑,拒绝露面,一度保持他的神秘。然而在瓦尔达去世后,或许是受到了触动,又或许是戈达尔对自己的想法有所改变,终于再度在媒体上出现,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包括这次Instagram的直播。

中译 | 纽约时报:戈达尔的音乐大脑——他是蒙太奇大师,也是一位作曲家

“戈达尔是一位蒙太奇大师,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一位作曲家,”艾彻尔补充说,他称这种声音组合“本身就是一种美妙的作曲”。

订阅我们的Newsletter

快速获取我们的最新动态,为您准备的文化内容

最新文章

顶尖科学家的警告:大科技分散了世界对 AI 带来的生存风险的注意力

在“开源派”和“毁灭派”持续的争论中,不能被忽视的是AI可能给人类文明带来“根本性的生存风险”。所谓“生存风险”,是指AI招致的人类灭绝或其它不可挽回的全球性灾难。

观影会|浮士德:生命和灵魂……它们藏在哪里?

和原著不同,影片中的浮士德没有获得救赎,而是流放于无边的无意义中…… 我们不得不思考,浮士德输掉的究竟是什么?

观影会|当巴黎将塞纳河染成红色,纽约的酷儿们亦在血色年代里燃烧

ballroom 文化绝非线性进化,和任何一种亚文化一样,都要面对社群的迁变,资源的衰减,兴趣的转移等迫切的现实问题,时至今日,还能否保有当初的鲜活与炫魅?

观影会|奇美拉,过去永远地渗入当下

伊特鲁里亚人的宇宙观始终通向身后的世界,他们为死者建造,将讯息留给了死亡,正如借女主之口所说,"they are made for souls, not for eyes."